• Mon. Dec 5th, 2022

电子爱好者 | 深度+科技!

电子爱好者大数据平台,深圳各区产业特点、规划、产业分布图、结构概况定位深圳产业用地2021

中兴出口禁制令震撼科技圈 全球高科技贸易进入深水区

Byadmin

Oct 25, 2021
2018-06-25
14:00:33
来源: 老杳吧

中兴通讯日前被美国商务部处以7年出口禁令,到2025年3月13日为止,在该国科技管制列表上的科技、软件产品均不得直接或间接从美国出口给中兴通讯相关企业、代理人、继承人与员工。 美国商务部的打击面可说是滴水不漏,只要跟中兴有关的任何人或组织,都将难以取得美国科技管制列表上的软硬件。

此事在中国媒体上已引发广泛讨论,一般认为中兴违反规定在先,又没有确实遵守2017年与美国商务部签订的和解协议条款,并一再欺瞒、误导美国商务部的调查工作,是导致美国商务部痛下杀手的原因。

另一方面,在美国商务部所取得的中兴内部文件中,明确记载了华为如何出口产品到名列禁运国名单的国家,又能有效躲过美国查核的作法。 该文件认为,中兴应该参考华为的作法,修改自己的作业流程,方可降低被美方查获的风险。 由于这份文件已被美国政府查获,华为日前也被美国商务部行政传唤。 华为接下来能否全身而退,或是会受到美国商务部何种程度的裁罚,还有待观察。

中兴事件已成中美政治攻防焦点

按照中兴过去的财报数据与业界估算,由于中兴的库存金额通常仅略高于一季的营业额,关键零组件的库存量则大概在一到两个月之间,因此在美国商务部的禁令生效后,该公司的产线可能在第二季结束前就会面临停摆, 到2018年第三季就无法正常出货。

虽然中兴高层已出面澄清,该公司的核心芯片是自行设计的专用芯片,不会有断货问题,但考虑到通讯系统内含大量高速模拟组件,例如高速ADC、低噪声放大器(LNA)、串行/解串行器(SerDes) 相关技术基本上是掌握在国际模拟大厂手上,两岸的晶圆代工厂也没有能力量产这类芯片,因此,中兴高层的喊话显然只是安定市场信心。

事实上,在禁售令生效后半个月,中兴的生产线就已经全面停摆,显示中兴的零组件库存并不如外界预期的乐观。 因此,中兴的当务之急除了尽一切努力跟美国政府斡旋,争取转圜空间外,透过其他管道取得必要零组件,也必然在鸭子划水中。 然而,透过这些管道所取得的零组件,是否足以让中兴的生产线恢复运作,还有待观察。

台湾经济部日前宣布,准许联发科等台湾科技业者向中兴供货,对中兴来说似乎是一场及时雨,但事实上台湾厂商能提供的零组件,大多只能用在中兴的手机产品上。 该公司的基地台设备、交换机、路由器等电信设备产品,有许多关键零组件还是得由美国企业提供。

按照美国的司法与政府体制,中兴要透过法院审理的方式推翻商务部禁制令,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为商务部之所以执行禁制令,原因在于中兴违反2017年双方签订的和解协议条款,而非中兴违法出口管制品给北韩、伊朗这些陈年旧案。 不管中兴提出的上诉理由为何,在尊重契约与一事不二理的原则下,美国司法体系恐怕不会接受中兴的上诉,即便接受,中兴的胜算也不大,而且缓不济急。

中兴可能的解套办法有二,一是说服美国商务部网开一面,二是寻求川普总统以行政命令修改商务部的裁决或影响其执行,但这会引发极大的政治争议。 川普近日在Twitter发文称,将以行政命令帮中兴解套,要求商务部修改裁决,但美国众议院显然并不认同,且行政体系也有反对声浪。

在5月17日,众议院两党一致通过中兴制裁修正案,基本上已经堵死川普总统用行政命令帮中兴解套这条路,因为美国国会可以靠通过与行政命令抵触的立法,或靠拒绝批准拨款实施行政命令的方式推翻总统颁布的行政命令, 只是过去很少有这样的案例,而中兴一案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总统有权力否决国会的决定,然而,当国会有三分之二多数反对总统的行政命令时,该命令即可遭到推翻。

除了国会阻挠外,美国行政体系内部对于放宽对中兴制裁,也有许多与川普看法不同的声音。 白宫经济顾问Larry Kudlow就指出,即便中美贸易战已经暂时停火,中方仍不应期待中兴可顺势从禁制令中脱身。 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也表示,中兴的问题不只是个贸易问题,美国政府对中兴的惩处不会轻易修改。

智财权保障也是美中贸易争端的主战场之一,虽然美中双方已经于5月20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双边贸易谈判中取得初步共识,暂时中止对双方出口到对方的贸易品项课征惩罚性关税,但针对智财保护一事,双方的共同声明充满含糊的政治语言, 可说一点牛肉也没有。 可以想见的是,未来中美双方还会为了智财保护议题产生对立,而全球高科技贸易也将因此持续面临不确定性。

事实上,身处风暴核心的美国半导体企业,对于恢复供货给中兴的态度,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某美系半导体业者就表示,虽然川普在Twitter上宣布放宽对中兴制裁,但该公司还是得等到美国商务部的正式公文发下来才能有所动作。 如今看来,美国商务部的公文,恐怕还得再等上好一阵子了。

半导体业没有弯道超车

另一方面,藉由中兴事件检讨中国半导体产业政策的议论也不少,因为这次事件再次暴露出中国科技产业对芯片、制程设备、材料、EDA工具的掌握度极低,只要美国一出手,中国科技业的发展就会面临极大压力,甚至难以为继。 经过这次教训,中国政府必然加强引导资本进驻半导体相关产业,而不是让资本去挹注在外卖、共享单车这类商业模式的创新上。 商业模式的创新做得再多,无助于建立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核心实力,更何况中国许多专注于商业模式创新的新创公司,其实是无法永续经营的。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应该也会意识到,要砸钱发展半导体,砸的方法可能得更细腻一些,而且要更有识人之明,选对操盘的人。 近几年来,中国为了挹注半导体产业发展,中央跟地方政府总共准备了数千亿人民币银弹。 这么大笔资金,自然引来各路人马觊觎,但其中大多数握有政府补助资源的主事者,不是想用购并的方式取得技术,就是想复制改革开放以来,用市场换技术的成功经验,鲜少有愿意自己从最底层开始,一步一脚印进行技术研发的实业家。

其结果也很明显,以紫光集团为首,银弹充沛的购并派在世界各地到处寻找购并标的,引得产业秩序大乱,各国政府也开始对中国资本在科技业内大举购并产生警觉心,并屡屡以政治手段干预,使得用购并取得技术的效果不如预期。

用市场换技术的作法虽然可行,但由于中国对智能财产的保护力度不足,又常常要求外商必须跟本地业者合资,只有少数例外可以独资在中国设立公司,因此外商对于在中国投资,总有一些顾忌。

事实上,中国半导体产业一直有个模范生,那就是华为。 虽然华为也面临被美国政府惩处的风险,但该公司在科技产业内仍是备受尊敬,甚至是敬畏的一家公司,因为他们是一家硬底子的技术公司,很多技术都是货真价实的自主研发。 也因为这样,华为的路走得比大多数中国科技公司更长,也更远。 如果有一天,华为为了实现设备零组件全面自主供应,将芯片设计团队的重心从数字SoC拓展到高速模拟,甚至为了生产自己需要的模拟芯片而盖了8吋晶圆厂,变成货真价实的IDM,笔者也不会太意外。 华为的规模够大,追求技术自主的执着,在中国也很难找到第二家。

华为的半导体路走到今天,已经是第27个年头。 海思半导体的前身–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成立那年,台积电才四岁。 看看华为在半导体领域一路走来的辛苦跟今天的成就,谁说半导体业有弯道超车这回事? 如果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政策制定者从华为的典范上学到什么东西,并且落实执行,台湾半导体产业才真的是麻烦大了。

因应中兴冲击 台厂必须加强内控

中兴遭到美国商务部处以禁制令,固然在中国科技圈造成轩然大波,但台湾的科技业者似乎只当作聊天的谈资,这点其实很危险。 中兴跟台湾半导体供应链的关系不深,对台积电、联发科的日常营运影响不大,当然是其中原因之一,但倘若台湾的电子业界都以为可以轻松置身事外,那就错了。

前文提过,遭到美国禁运之后,对中兴而言,如何透过其他管道取得被禁运的必要零组件,尽可能延长生产线正常运作的时间,是攸关该公司生死存亡的关键。 台湾跟香港曾是中国取得西方电子零组件的重要管道,如今也还有一定的重要性。 除了台湾的半导体组件代理商之外,台湾众多电子制造业在中国设立的生产基地,也备有大量电子零组件库存,其中当然有被列在管制列表,不得提供给中兴的品项。

事实上,许多被美国政府管制的芯片,大都是由大厂提供,而针对这些较为敏感的产品,芯片供货商不是直接出货给代工厂的客户,就是出货给代工厂,或是只交给具有一定规模以上的大型代理商销售。 小型代理商,甚至跑单帮的贸易业者,基本上拿不到这些敏感芯片。

因此,中兴若想透过台面下运作,取得这些芯片零组件,必然得从代工厂或大型通路商下手,看看有没有利用相关业者稽核内控不周延的机会,取得外流的芯片。 这才是台商最需要担心的地方。

事实上,电子代工厂或通路商的内控把关不严,让客户产品的重要零组件外流,是经常发生的事。 否则,深圳华强北的电子卖场、甚至Facebook上打广告的小卖家,如何能贩卖各大手机品牌的正厂屏幕、电路板、机壳等零组件。 库存稽核不严,在平时或许不会惹来太大麻烦,但在中兴被禁运之际,就是各家业者必须绷紧神经处理的大事。

中国境内存在庞大的电子零组件地下供应链,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在这个地下供应链中,不只有仿冒品,也有正厂零组件。 有业界人士表示,过去在某家台系代工厂大陆厂区的女厕内,就曾发现为数不算少的手机应用处理器、机壳跟屏幕,这显示该公司的生产线员工很可能跟外部人士勾结,准备要将这些零组件运出厂外贩卖。 也因为这种行为经常发生在基层员工,甚至是临时工身上,因此防不胜防。 不过,若以外流量来说,中阶干部勾结外部人士所导致的外流,才是最可观的。

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时刻,对代工厂来说,零件外流的风险特别不容小看,因为这些关键零组件上面都有序号,也有生产运输履历,要追查起来并非难事。 特别是芯片,即便把封装外壳上的logo涂掉,只要一点逆向工程,就能追查出芯片的来历。 万一这些被盗卖的芯片透过各种管道,辗转进入中兴的生产线,应用在终端产品上,被美国商务部发现,将会给相关业者带来各种麻烦。 不仅相关人员难以对芯片原厂或客户交代,还有可能被美国商务部调查、罚款。

总而言之,中兴遭美国商务部禁运,对台湾的直接冲击相对有限,但台厂的内部管理若有问题,就可能扫到台风尾。 对此,台湾电子相关业者应提高警觉,并做好防范对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