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 Dec 9th, 2022

电子爱好者 | 深度+科技!

电子爱好者大数据平台,深圳各区产业特点、规划、产业分布图、结构概况定位深圳产业用地2021

【突破】中国存储三阵营相继试产,两年后或开始取得话语权

Byadmin

Oct 25, 2021
2018-07-20
14:00:34
来源: 老杳吧

1.挖矿芯片业务需求降温,台积电Q2财报二度下调今年营收预期及资本支出
2.ASML出货速度提升,中芯国际或更快获得EUV
3.中国存储三大阵营相继导入试产,两年后或开始取得全球产业话语权
4.通富微电石明达:做产业报国追梦人
5.实现从0到1的突破,这家中国存储器厂商说“Yes, I do”
6.耐威科技2018上半年MEMS产能利用率高达98.52%,看好GaN市场

1.挖矿芯片业务需求降温,台积电Q2财报二度下调今年营收预期及资本支出

其他媒体消息(文/茅茅),19日台积电召开了法说会,并正式公布了2018财年Q2财报,这也是继董事长张忠谋正式退休后的公开的第一份财报。据财报显示,台积电第二季度合并营收为2332.76亿元新台币(约合76亿美元),同比增长9.08%,环比下滑5.97%;净利润为722.90亿元新台币(约合23.59亿美元),同比增长9.08%,环比下滑19.49%。
而在毛利润方面,台积电Q2毛利润为1115.30亿元新台币(约合36.40亿美元),环比下降10.7%,同比增长2.6%,毛利率为47.8%。
针对公司第二季营收环比下降的原因,台积电财务长暨发言人何丽梅表示,主要是受到移动终端产品的季节性因素影响,然而加密货币挖矿运算持续强劲的需求和较为有利的汇率环境,则减缓了移动终端产品营收疲软的影响。
展望Q3,台积电总裁魏哲家表示,得益于下半年新一代iPhone手机的发布,以及7纳米制程芯片收益显现,台积电第三季度的营收将有望回升。台积电预估Q3营收在84.5亿到85.5亿美元之间,而Q3的毛利率预计介于48%到50%之间。此外,未来智能手机、汽车、高效能运算和物联网等,将进一步带动半导体产业持续成长,而AI和5G又将为人类生活带来重大改变。
工艺节点划分来看,10纳米晶圆出货量占据了总晶圆营收的13%;16/20纳米晶圆占据了总晶圆营收的25%;28纳米及以上先进工艺晶圆占据了总晶圆营收的61%。与上一季度相比,28纳米晶圆营收占比保持不变,16/20纳米晶圆营收占比小幅上升,而10纳米晶圆营收占比下降较多。
而针对7纳米的进展,台积电认为7纳米正按计划推进,预计下半年将开始贡献收入,采用7纳米的客户数量较20/16/10纳米都将有所增加,包括A12芯片、两大显卡厂商,以及手机端客户等。预估7纳米制程营收将占台积电第三季营收的10%,而今年第四季7纳米制程营收占比更将进一步提升至两成。
从下游应用来看,通讯业务环比下滑14%,收入占比48%;工业及标准IC业务环比下滑1%,收入占比23%;PC业务环比增长34%,收入占比21%;消费电子业务环比增长23%,收入占比8%。
从客户范围来看,目前公司合作的大客户包括苹果、华为、高通和联发科等,其中,来自北美洲的客户收入占总净收入的53%,而来自亚太地区、大陆、欧洲经济区、欧洲、中东和非洲的收入分别占总净收入的10%、23%、7%和7%。
台积电预估,今年半导体产值(不含存储芯片)将年成长5%,而晶圆代工产值将年成长7%,台积电全年美元营收则将成长高个位数百分比,略低于之前预估的成长10%,主因是受加密货币需求疲弱影响。
同时,台积电表示还将调降今年资本支出计划,从先前的115亿美元至120亿美元降至100亿到105亿美元。原因是部分先进制程已推迟至明年装机,加上生产制程的改进、部分设备共用减少了前后段设备采购需求,以及强势美元有利台积电采购等因素。
此外,何丽梅还在法说会上表示,台积电目前没有在中国大陆上市的计划。而在被问到台积电未来是否有赴美建厂的打算时,何丽梅也对此予以否认。


2.ASML出货速度提升,中芯国际或更快获得EUV

其他媒体消息(文/Aki),2018年7月18日,ASML公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
报告指出,ASML第二季度销售额为27.4亿欧元,净利润为5.84亿欧元,毛利率达到43.3%。
ASML CEO Peter Wennink表示,第二季度的销售额高于预期,主要是因为EUV的销量高于预期。此外,第二季度的毛利率也高于ASML预期,这也进一步表明了EUV强大的盈利能力。
ASML曾表示计划在今年出货20套EUV系统。在第二季度财报中,ASML指出第二季度出货4套EUV系统,比预期多出一套,将能够稳步完成今年的目标。
此外,第二季度共接到19.5亿欧元的新订单,其中45%来自于逻辑芯片客户,55%来自于内存芯片客户。
新增订单来自中芯国际?
这新增的订单来自哪里?
据了解,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电子已经从ASML订购了许多EUV系统。来自供应链消息来源称,就营收而言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商台积电,今年就预订了10套该系统。三星电子公司预订了约6套EUV系统,而英特尔今年将订购3套。全球第二大芯片代工厂商格芯也预订了1套。
不难看出,依靠这几家,ASML今年计划的20套EUV销量基本可以实现。
在5月份其他媒体曾报道过,中国大陆最大的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已经订购了一台EUV设备,而这一设备正是购自ASML,价值1.2亿美元。此举表明,中芯国际帮助提升中国本土半导体制造技术的抱负日益增强,尽管中芯国际在这一市场仍落后于市场领先者两至三代技术。
那么,这笔新的订单或许就来自中芯国际。
不过我们也可看到,ASML的EUV交货数量要比预期要高。ASML表示,目前出货的4套EUV设备是根据原本的生产排期和能力而定的,与此前的下单时间有关。
Peter Wennink也指出,“ASML 现阶段的执行重点在于加速提升EUV系统的良率和生产力, 这将为EUV业务提供更强健的基础,有助于实现2019年至少出货30台EUV系统的计划。 ”
这是否意味着ASML的出货速度正在提升,中芯国际预定的EUV系统或将更快出货?
此外,5月,长江存储也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台光刻机,同样是由ASML供应,不过这台机器并不是最新的EUV光刻机,而是193nm沉浸式光刻机,可用于生产20nm-14nm工艺的3D NAND闪存晶圆,售价7200万美元一台。
无独有偶,在上海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南区,华虹集团旗下上海华力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建设和营运的12英寸先进生产线建设项目(“华虹六厂”)首台工艺设备光刻机也已在5月进厂。
据了解,这台光刻机的型号是NXT 1980Di,依然是由ASML供应。官方资料显示,这是一台193nm双级沉浸式光刻机,用于10nm级(14~20nm)晶圆生产,同时它也是大陆装备的最先进的沉浸式光刻设备。
而这些数据都应当已经归入到ASML第二季度的财报之中。

光刻机需求持续增长
此外,从终端应用来看,2018年第一季度内存芯片市场占比为74%,逻辑芯片占比为26%。到第二季度,内存芯片占比下降到54%,而逻辑芯片占比上升到46%。Peter Wennink指出,“今年内存芯片市场对于光刻系统的强劲需求,推动EUV业务的成长,我们预估市场需求增势将从今年持续到2019年。”
具体来看,ASML在电话会议上表示,由于现有的和新兴的市场对于高性能计算的需求,逻辑芯片市场未来的发展依然稳健。这一市场中的客户正在着力推动7nm技术节点,这将会进一步刺激EUV系统需求的增长。同时,因为EUV系统的不断改善,客户对于系统以及逻辑芯片未来工艺路线的信心正不断增加。
在内存方面,ASML表示,随着客户技术的迁移和内存容量的增加,几乎每一个客户都需要提升晶圆厂的生产容量,这也将会刺激EUV系统的需求。
在此影响之下,ASML正在有计划地推进EUV系统的发展。ASML强调,无论是逻辑芯片还是内存,随着工艺的提高,都需要更好的设备来提高生产力。尤其是随着内存层数的不断提高,层数越多就越需要EUV提高生产力,降低生产成本,因为更高的生产力就意味着更低的成本
从地区分布上来看,韩国的出货量相比于第一季度的51%已下降到了35%。中国台湾地区的出货量从3%上升到了18%,中国大陆的出货量从20%下降到了19%。
面向这些市场的产品主要包括EUV、ArF i、ArFdry、KrF、I-Line。其中,EUV的出货量由第一季度的1台上升到7台,ArF i出货量由第一季度的21台下降到了19台,ArFdry由3台上升到5台,KrF依然为19台,I-Line从5台上升到了8台。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ASML产品的出货量不高,而产品的价格很高,所以不难看出在财报中,部分产品的销售比重一直较低。而像EUV这类设备,由于单价高,出货速度慢,所以反映在财报中的波动就非常大。此外,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销售地区占比波动也比较大。

预计第三季度销售额约27亿-28亿欧元
财报中还指出,第二季度共销售了52套全新的光刻设备、7套二手光刻设备。不过对于具体二手设备的销售情况,ASML并没有给出进一步的数据。
对于第三季度,ASML表示,2018年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将会介于27亿至28亿欧元之间,其中来自EUV系统的收入为5亿欧元。毛利率介于47%到48%之间,研发费用为3.95亿欧元,主要用于NXT 3400产品线的研发和EUV生产的提速。ASML还强调,今年EUV的预定出货目标依然是20套,在第三季度将会出货5套。
此外,ASML还表示,与2017年相比,2018年预计销售额和利润都会有稳定的增长,尤其是在上半年良好的业绩下,预计下半年的销售额将会更高,公司整体的盈利能力将会更好。(校对/艾檬)


3.中国存储三大阵营相继导入试产,两年后或开始取得全球产业话语权

其他媒体消息(文/轶群)  今年下半年,随着长江存储、福建晋华、合肥长鑫国内三大存储厂商相继进入试产阶段,中国存储产业将迎来发展的关键阶段。业界认为,国内存储产业发展初期虽难大举撼动全球版图,但或将对全球存储市场价格走势造成影响。
而随着中美贸易局势的紧张,以及中国监管机构正式启动对三星、美光、SK海力士等存储机构的反垄断调查,中国存储产业的发展也愈发受到关注。
目前,中国存储器产业已经形成以投入NAND Flash市场的长江存储、专注于移动式内存的合肥长鑫,以及致力于利基型内存的福建晋华三大阵营。
近期传出合肥长鑫投产8Gb LPDDR4规格的DRAM芯片,被视为我国DRAM产业的里程碑。尽管相关讯息尚未获得官方确认,但在今年四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上,合肥长鑫CEO王宁国表示,计划将于今年年底前推出8GB DDR4工程样品,2019年Q3正式推出8GB LPDDR4,当年年底达到2万片的月产能。
从目前三家厂商的进度看,其试产时间预计将在2018年下半年,量产时间可能会集中在2019年上半年。有台湾媒体分析称,2019年量产进度能否顺利推动,将成为我国存储产业能否站上世界舞台的重要标志。
业界认为,我国发展DRAM技术的挑战性较高,随着量产时点的临近,专利纠纷或国际诉讼甚至竞争对手的干扰也将伴随而来。此前,美光已经通过采取限制供应商供货的行为对晋华进行打压,双方互诉也在进行之中。
来自台湾的分析人士指出,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发展情势较为乐观,已获得首笔超过1万颗的晶片订单,但32层3D NAND Flash量产规模仍有限,单月仅约5,000片,长江存储的研发重点将集中于64层3D NAND Flash,目标2018年底前推出第一个产品样本。
长江存储在64层3D NAND制程开发完成后,可望展开大规模投片计划,预计2020年产能快速推进至单月10万片,未来长江存储旗下3座厂房将可达到单月35万~40万片产能,届时市占率有机会挑战10%。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合肥长鑫宣称目标在于19纳米的DRAM内存,初期产品良率目标为不低于10%,这意味着从初期试产进入稳定量产还有漫漫长路,加上合肥长鑫发展的DDR4移动式内存为市场主流,未来恐难逃大厂专利的钳制。
该人士表示,国内存储厂商量产初期的规模虽难撼动三大龙头厂商的地位,但短期内将对市场价格造成冲击,如果发展顺利,预计2020~2021年起,中国存储产业将开始取得全球产业话语权。(校对/范蓉)


4.通富微电石明达:做产业报国追梦人

人物名片:石明达,南通华达微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通富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謇杯”杰出企业家称号获得者。
传承南通先贤张謇实业报国的精神,并将之赋予崭新内涵。这就是南通华达微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通富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石明达的追求。他说:“直到今天,中国最大宗进口商品,依然是集成电路,其进口量甚至超过石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与国家信息安全息息相关。通富微电人最大的梦想,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早日摆脱我国信息产业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境况,在国际舞台上扬眉吐气。”
由中外合资到中资企业的嬗变
今年一季度,通富微电迎来历史性转变:日方资本完全退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加持成为第二大股东,企业由中日合资变成纯内资企业。在石明达看来,国家大基金的追加,既是对行业的重视也是对企业的认可,更坚定了通富微电在全球争先进位做行业领跑者的决心。
通富微电成功的背后,是石明达数十年的一心笃定,专注前行。熟悉南通企业发展史的老南通都知道,“通富微电”前身为南通市晶体管厂,曾是南通市15家特困企业之一。
1990年,石明达临危受命担任厂长,力主搞集成电路。那时,有人直言:不搞是等死,搞了是找死。然而,石明达心一横:就是找死也要搞!他想尽办法筹措资金,上了一条年封装1500万块集成电路的生产线,1994年竣工投产。起步伊始,他寻求与日本富士通合资,但被日方回绝:还是先合作看看吧。于是,从一个产品、一个项目开始,双方慢慢扩大合作。看到企业飞速发展的态势,中方产品的品质甚至超过了日本生产的产品,到了1997年,日方反过来追着石明达要合资。2007年8月16日,通富微电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凭借过人的胆识和过硬的产品管控,开启了通富微电高速发展的时代。
“企业命运,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石明达秉持这一信念,不断用实力在业界赢得尊重和信任,也助推企业实现了长久健康发展。
2015年,通富微电收购世界半导体巨头AMD公司苏州和马来西亚槟城工厂各85%股权,跻身全球封测行业前十位,当时就引入了国家大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此次日方资本的完全退出和国家大基金的加持,让通富微电集成电路国家队的背景愈发浓重。有了国家资本的大力支持,必然带动公司整体水平和国际竞争力的提升。
在石明达的带领下,目前,通富微电已发展成为在全球拥有6个生产基地,1.3万名员工,拥有目前全球最先进的封装技术工艺的集团化、国际化的集成电路封装测试企业。
以产业报国助力国家科技进步
石明达有着强烈的家国情怀。他将“以人为本、传承文明、产业报国、追求高远”作为通富微电的16字企业文化。他认为,企业家就是要矢志产业报国,做产业报国的追梦人。因为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作出的贡献,去年5月,石明达被授予“张謇杯”杰出企业家称号。
“我是做企业的,做好企业是本分,如果能为国家某个领域的发展作出贡献,那才更有意义。”石明达说。
“美国动不动可以对中国的终端生产商进行制裁,就是因为核心技术掌握在他们手中。”石明达说,国家对信息安全的重视,也加速了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预计2019-2020年,国产CPU会有一个爆发性增长,这也是我们的绝好机会。”石明达觉得,通富微电人责任重大,也深信在此过程中,公司到2020年可以成长为产值达500亿元的国际化集团公司。
产业报国需要创新,需要长期稳定的投入,需要耐得住寂寞。从2009年开始,通富微电累计投资10多亿元,持续实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02”专项。公司先进封装自主研发与规模化量产能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荣获国家重点新产品3项,中国半导体创新技术产品奖4项,江苏省高新技术产品7项,江苏省科学技术奖4项,拥有专利480件,许多产品都填补了国内空白,封装技术、封装产品代表着中国的最高水平,接近世界先进水平。“我们始终精耕于集成电路产业,赚了钱就投入新产能、新技术,没有去搞房地产开发,这就是耐得住寂寞。”石明达笑言。
而石明达的人格魅力,也深深地感染着身边的员工。在到通富微电担任副总裁兼事业部总经理之前,李海荣曾先后担任AMD高级工程师、布鲁克斯(无锡)有限公司的营运总监、星科金朋(上海)有限公司的副总裁,“面试的时候,石董儒雅的学者风范以及对中国半导体实现弯道超车的梦想深深吸引了我,我毫不犹豫离开上海来到了南通。”李海荣说,“董事长‘产业报国’、二次创业的精神,也让我深受鼓舞,这也是外企学不到的坚持。”
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队”成员,能够树立通富微电民族品牌,通富微电人感到十分光荣,“我们把企业做大做强,才能在行业里立于不败之地,才能为国家集成电路科技进步和产业发展尽一份力。”石明达的语气坚定而又自信。中华工商时报


5.实现从0到1的突破,这家中国存储器厂商说“Yes, I do”

7月16号,中国DRAM代表厂商合肥长鑫召开存储器项目首次投片总结大会,在会上传出消息,合肥长鑫即将进行8GB LPDDR4的投片,成为中国第一家迈向高端存储投片阶段的存储器厂商。中国市场的存储器进口数目巨大,自主研发成为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此次合肥长鑫率先尝试“从0到1”的突破,推动中国存储器厂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长鑫存储要搞投片了!
近期,合肥长鑫存储的DRAM正式首次投片,产品规格为8GBLPDDR4。这是第一个盖有“Made In China”印记的存储器,是DRAM产业“自主研发道路”上的里程碑。“目前8GB LPDDR4是移动内存的主流规格,意指合肥长鑫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可以与世界先进企业、竞争对手齐头并进。合肥长鑫开始投片,代表在芯片设计上已达到一定水平,且产品上市指日可待,但日后产品生产良率和稳定度仍有待观察。”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研究副总经理郭祚荣对记者说。
记者采访到了半导体行业专家莫大康,据莫大康介绍,集成电路的生产线,例如合肥长鑫存储器的生产线,在完成设计后,才能按需购买设备。当设备到位后,首先要做的并不是投产,而是测试整个制造工艺是否能在设备上行通,以此判断是否可以生产。这个就叫“投片”,也是经常说的“流片”。“对于一条生产线来说,第一步需要先确定生产什么产品,做多大的量。例如,做存储器,生产量为5000片或者1W片,然后根据这些数据得出制造工艺,进而列出设备采购清单,确定采购哪些设备,因为一台设备的硅片通过量是有限的,因此需要前面确定的硅片数目来决定购买多少设备。但是设备购买回来后,不能立刻量产,需要确定制造工艺能不能成功,需要明确设计工艺是否正确,这就是投片的意义。”莫大康说。
合肥长鑫步入试产阶段,量产预计落在明年上半年。莫大康表示,作为国内第一家步入先进技术投片阶段的存储器厂商,合肥长鑫在两方面展示了自身的实力。“一方面,合肥长鑫此次投片的产品规模是8GBLPDDR4,这在世界上属于比较先进的技术。即使是三星这样的存储器大厂,今年年底准备做的是LPDDR5,技术上稍稍领先长鑫存储。但是长鑫存储的 LPDDR4也是世界的主流产品。另一方面,对于国内的存储器厂来说,长鑫存储迈开了第一步,是第一家进行投片的厂商,推动我国存储器制造向前迈进了重要的一步。”莫大康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
成品率10%?
合肥长鑫此次投片的8GBLPDDR4属于19nm DRAM工艺,在12英寸的硅片上可以制作900个产品,如果成品率为100%,代表着900个产品都可以售卖使用。但是据消息称,此次合肥长鑫将成品率的目标定在了10%。“对于合肥长鑫来说,首次进行投片,成品率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否实现从0到1的跨越。因为第一次流片的成功率普遍很低,甚至有Fab厂进行过五次的投片。一旦成品率为0,那就说明工艺存在问题。”莫大康说。
虽然投片成功率不太乐观,但是莫大康对合肥长鑫的期待值依旧很高。合肥长鑫有能力和信心在7月16日完成第一次投片,成品率力争10%。“实现成品率从0到10%的跨越很难,但是只要迈过去这道坎,即使是10%的成品率,合肥长鑫也有机会通过调整参数,提升自身的成品率,达到60%。”莫大康说。在制造行业,有人列出了这么一条行业规律:10%的良率到60%的良率,需两个月左右时间;从60%到80%,仅需三个月左右时间。但是,对于制造企业来说,最难的是摆脱0成品率,实现从0到1的突破。“成品率的提升虽然不会这么乐观,但是只要合肥长鑫实现10%的成品率,就有机会找到需要改进的地方,实现提升。当成品率提升到56%以上后,才能考虑量产,去扩充产能,否则会亏本,所以成品率一定要高。据我所知,三星的成品率是85%,所以在这方面,对于我们,对于合肥长鑫,依旧存在技术上的挑战。”莫大康说。
成功之后
成品率的提升与产品数量相关,当合肥长鑫的产量从5000片迈向20000片时,发现生产线存在问题的几率就会越大,进而通过调整参数来上调成品率。但是当其产量过大,迈过20000片数量级,面对的就不仅仅是生产线上存在的问题了。“当合肥长鑫的产量达到50000片以后,三星会坐不住。”莫大康说。
莫大康表示,当合肥长鑫成功实现存储器的自主生产后,三星或将从两方面对其进行打压。“三星会发起‘专利争夺’。在存储器领域,三星已经积攒了很多年的经验与成果,其专利的覆盖面非常大。对于刚刚起步的合肥长鑫来说,存在着很大的压力。”莫大康说。
“中国半导体发展至今不过数载,所以IP的累积绝对是当务之急,此举除了可以保护自身的权益外,也可避免国际大厂用专利权诉讼来阻挡中国半导体领域的发展。”郭祚荣说。
除了专利争夺,价格博弈也是三星的一大优势。“一旦合肥长鑫做的风生水起,三星很大概率会通过降低产品价格进行市场争夺。”莫大康说。
所以降低成本会是中国存储器厂商未来面对的一个很大问题。在存储器大幅缺货的情况下,郭祚荣认为合肥长鑫等新玩家的加入将有助于抑制价格的涨幅。“合肥长鑫将重点放在中国半导体领域的发展,以未来能够达到自主研发与生产为目标。加上中国品牌手机如华为、OPPO、VIVO以及小米在全球市场已经有一定的份额,如未来能采用合肥长鑫的产品必能有相辅相成的效果。”郭祚荣说。中国电子报


6.耐威科技2018上半年MEMS产能利用率高达98.52%,看好GaN市场

其他媒体消息(文/Lee),耐威科技日前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上半年净利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老杳或其他媒体官方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