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深圳电子展首日观察”中提到,部分国际公司认为在消费级产品与国内公司竞争不具备优势,所以转向工业与汽车市场。推送后,有行业人士反馈,从他们调查结果显示,以消费电子产品见长的一些国际电子元器件公司,近年来确实尝试发展汽车应用,但最近它们发现,汽车市场并不容易进入,所以不少公司准备重新加强消费级产品推广力度,以巩固自己在消费电子领域的地位。

也有行业人士表示,部分公司转向工业与汽车市场与部分公司将重心重归消费类产品并不矛盾,工业与汽车应用平均毛利高,但消费应用中也有高端领域,这些消费级高端产品并非纯拼价格,而且出货量还比汽车与工业大很多。

这两种公司在TechSugar走访中都有遇到,华大半导体MCU事业部就将市场定位在工业级应用,其首款产品主打水表市场,2017年下半年推出的面向电机驱动新产品,也是瞄准工业应用。华大半导体MCU事业部市场经理梁少峰表示,华大还在计划进入汽车市场。

但确实也有公司因为某些原因,将战略重点从汽车应用转向消费级产品。

消费级市场也不容易。据Gartner数据,至2017年3季度,全球PC市场已经连续下滑12个季度,而根据IDC统计,2017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出现下滑。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416亿部,同比下滑1.3%,第三季度恢复增长,全球出货量达3.731亿部,较2016年同期的3.634亿部增长2.7%。

全球市场增长萎缩或接近停滞,中国市场相对更糟糕一些。据市调机构Canalys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整体出货量1.19亿部,同比下滑了5%,多家手机厂商因市场表现不佳而砍单。

消费电子设备出货量下降在元器件层面也有体现,高通、联发科和展讯今年业绩都大幅下滑,涨价潮下的元器件供需也许并没有那么失衡,赚到超额利润的也只有三星与海力士等具备垄断能力的厂商。

除了市场垄断,技术与工艺优势也能保证利润率。国内多数厂商在技术、工艺制程、可靠性等方面上还不够精雕细琢,相对而言,国际厂商在这方面更具优势。以京瓷为例,这次在深圳电子展上展出了超小尺寸电容、磁芯以及水晶振子,这种尺寸产品就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由于部分产品尺寸目前还没有国内公司能够生产,所以价格与利润率都很好。

有专业人士认为,元器件供应紧张与比特币矿机出货量暴增关系颇大。据了解,国内专门做比特币矿机运算加速芯片的比特大陆已经是台积电大陆区第二大客户,其热销的蚂蚁矿机S9官网售价为10600元,每台矿机中用到189颗比特大陆的专用加速芯片,功耗为1350瓦。专业人士表示,比特大陆矿机年出货量在1000万台左右,已经极大影响了整个电子供应链,陶瓷电容(例如MLCC)等被动元器件上涨就与比特币矿机供不应求有关。

在深圳电子展上,TechSugar也发现了一家比特币矿机厂商,不过该厂商方案采用英特尔处理器,属于比特币早期发展时期的方案,应该不太具备竞争力。

比特币矿机能否如手机与PC一样,成为半导体应用常规驱动力还待观察。除了比特币矿机销售火爆,这一轮供应紧张的原因还有很多:垄断地位厂商涉嫌操纵价格,刻意营造供不应求局面;部分销售渠道借机囤积居奇,炒货囤货;为锁定价格风险,下游企业倾向提出比起实际需求多很多的订单;物联网、大数据与云计算对存储等需求大幅增加。
这些因素叠加,导致在传统应用市场表现不佳时,电子元器件价格不跌反涨,多家分销商都预测,供应吃紧至少会延续到2018年二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