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廷伟出任NXP大中华区主席

2020-01-03
14:00:21
来源: 半导体行业观察

据半导体行业观察获悉,半导体行业资深专家李廷伟将出任恩智浦半导体大中华区主席,积极代表恩智浦与政府机构合作,推动恩智浦的发展,并将与中国的合作伙伴,供应商和客户建立联系。

李廷伟出任NXP大中华区主席

 

资料显示,李廷伟1982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应用物理系,并先后获得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理学硕士学位、荷兰莱顿大学的实验物理学博士学位。

在职业生涯早期,李廷伟曾担任朗讯科技的技术代表,并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以及荷兰莱顿大学担任过研究职务;后就职于高通,担任上海分公司主管以及业务开发高级总监;

接着在美国Marvell公司担任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2013年7月起,担任美国博通大中华区高级销售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

2016年起担任歌尔集团副总裁和北美及欧洲区总裁。

附上海交大校友会对李廷伟的采访

同时考上高中和大学

回想起来,我被交大录取已经过了40年了。现在回到母校交大,我感到很幸运,也非常感恩母校。1978年,我正在上初中,考高中和考大学我是同时考的,结果同时被复旦附中和上海交大录取。因为刚粉碎“四人帮”之后,大家都没什么教材,资料比较匮乏,比我大一两级的同学也没机会学习深一些的知识,所以大家考试成绩也差不多。进来上海交大后,我在应用物理系应该是年龄最小的,当时是16岁。那一年交大开学比较晚,大概是10月份,所以我背着书包去复旦附中读了一个月不到的高中,然后收到了交大的通知,就又背着书包来到了交大上大学。我从小家就在交大附近,深受交大的影响,交大的工程和技术专业很好,我也很想来学习。所以说我很幸运,十分年轻就有机会来到交大读书,当时父母还陪着我们,拿着行李暖水瓶之类的。当时社会上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类说法,再加上当时刚改革开放,学校其他的系可能没有很好的老师,物理系师资比较齐全,我就选择了交大应用物理系。那时候在交大的学习也非常勤奋,甚至能够把一本书抄一遍,老三届的学生也很用功,整体学风非常好。

从技术转型到管理

1982年,我在交大本科毕业了,很幸运就去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现上海微系统所)读研究生,师从“两弹一星”元勋吴自良院士研究材料科学,也包括超导。硕士毕业以后,我就去了荷兰Kamerlingh Onnes实验室攻读博士,那里是超导最早的发源地,一百多年前Kamerlingh Onnes发现水银在低温时候出现了超导现象,所以我到了这个地方去做超导。当时超导研究非常热门,那时候正处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前后,欧共体有很多资金来支持东欧和苏联,我们实验室也得到了很多的经费。我代表我的导师在欧洲各个国家跑,在各国的实验室里面做实验,研究也是很有意思的,所以见了很多科学家。我受交大教育的影响,希望在科学上做出一点成绩,发一些好的学术论文。经过努力,我们先后在Nature、Physical Review Letters等著名杂志上发表了几十篇文章,特别是还有一篇文章作为Nature的封面文章发表,那篇文章介绍了我们在非常纯净的单晶上加上一个磁场,然后我们增加磁场,或者增加温度,通过小角度中子衍射的手段观察,我们第一次看到了磁通格子从三维到二维的融化过程。

后来我去做了博士后搞学术,因为那时候我们跟美国的阿贡国家实验室以及AT&T贝尔实验室有很多合作,我就去了阿贡国家实验室,也遇到了很多过去的同事,特别是很多原来东欧和苏联的科学家,他们先去了欧洲,然后又落地在美国,我们又成为了同事。那时候苏联解体了,我们发现申请经费变困难了。恰逢周边有一个从AT&T贝尔实验室出来的专门研究通讯科技的企业Lucent Technologies来我们这边招人,我们发现那边的条件比我们这边好,也有一些同行去了那里,所以我也申请了一下,所以我第一份工作是在Lucent Technologies。当时这里是做通讯的,最厉害就是固网通信的五号机,当时中国还没有这种技术。由于移动通讯的兴起和发展,后来我去了朗讯,这是我第一次转型,从一个研究者变成了一个工程师,从事技术支持工作。通讯领域软件和计算机软件不同,通讯软件是24小时一直开机的,所以软件补丁更新升级的过程就非常麻烦,里面很多程序有相互依赖关系。因为我读过博士,他们认为我逻辑比较好,可以胜任这里面的分析工作,就这样我在这个组做了一段时间。作为一个华人,我对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比较感兴趣,于是我就换了一个组,负责亚洲市场。当时中国还没有开放3G,朗讯还很大,高通还很小,高通有通讯专利和芯片,主要是通过朗讯、三星等企业帮他实现。当时整个高通在中国一共16个人,主要在北京。我在工作中经常和高通接触,后来我就加入了高通,并亲手建立了高通上海公司,成为了高通上海的001号员工,并担任高通上海的负责人。而后,我又先后去了Marvell和Broadcom,担任中国区或亚太区负责人。所以说我过去十几年,见证了中国通讯行业的快速发展。对于我个人的历程,这也是一个自然的转型,从一个研究者到技术代表再到一个外国公司在中国和亚洲的负责人,可以看出,我从技术转型到管理,这实际上也是利用我掌握的技术知识来协调企业的资源,来理解和把握一个个商业项目。包括我到高通去工作,也是因为我技术背景受到认可,因为我不仅是销售一个产品和方案,而且在销售和推广一个技术的过程中需要我们更多向客户介绍技术的特点甚至是技术的发展历程,这是我当时主要的工作。这些转换我觉得也和交大对我的培养分不开,除了最初的基础知识积累之外,还因为这些外国企业找一个人担任中国或者亚洲区的负责人,很看重一个人的品质,一定要透明和正派,以及忠诚,不仅仅要求一个人聪明有能力。

到了2016年,我差不多完成了在欧美这些大企业的工作,也是机缘巧合,一个交大的同学跟我说中国有一家企业来找你能不能帮帮忙。这家企业主要业务在欧美,关于声学方面的,这家企业就是歌尔股份。我觉得很感兴趣,因为物理最基本就是电、磁、声、光,像电、磁、光等方面都有大量研究和应用,声学没有真正的兴起来,所以我就来到了歌尔股份。我觉得声学是一个很有前景的领域,以前的人机交互是键盘鼠标到触摸,下一代人机交互的界面就是通过声音来实现的。像现在这些智能设备,只需要说一句话,手机等智能设备就知道你要干什么,它就去执行相应的任务,结合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以及云端数据,声音识别将会非常准确,我们的生活将迈向高度的智能化,这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形态。为了适应快速发展的科技,我认为能把自己学到的技术利用好是非常重要的品质。

青年学子要敢于尝试、学会感恩

我觉得现在的经济、社会条件都很好,学生发展选择也很多。我们当时社会没这发达,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们大学学的方向是固体物理,社会上有人说你们和混凝土厂专业对口,固体物理嘛!这让我们哭笑不得,现在不一样了,社会和科技都高度发展了,而且新事物层出不穷。青年学子的人生很长,机会很多,要敢于尝试,并且相信自己,需要多多锻炼,丰富自己的经历,提升自己的能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同时,思维不能僵化,人生轨迹不一定要像预定的方向走,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也要积极适应形势,要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树立目标。当然,现在由于社会的发展,各方面物质供应非常充足,信息量很也大,所以有时候学会舍弃比学会获取更加重要,这样我们才能抓住重点,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们这代人由于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生活,条件也有限,当时我的父母把所有的钱拿出来,为我买了一张出国的机票,所以我们十分感恩。在校的青年学子也要学会感恩,这是一种美德,最终获得的也是你自己。很多时候,机会总是会留给与人为善,懂得感恩的人。实际上我们交大人有很好的底蕴,然后就需要随时做好准备迎接机会的到来。我们每个人一定要有感恩的心,这样你就有很多正能量,人家也就愿意和你交流合作,想一些好的创意,并做一些事情。这也就提醒着我们每一个交大人,“饮水思源,爱国荣校”的校训不要忘记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efans.com/archives/37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