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技企业负担上升遇到特朗普税改-电子爱好者(EEFans)_ 中国电子工程师论坛
许善达认为,里根减税使“美国科技尤其是信息技术产业产生了跳跃式发展”,特朗普减税将进一步巩固美国信息技术在全世界的绝对优势,“高通研发支出占到销售收入的 20%以上,而我们投到 3%-5%就已经非常好。这样下去,差距只能拉大,很难减少。”

文 | 王树一

当地时间12月2日凌晨,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了特朗普税改法案,该法案将成为美国史上最大的税收减免法案。在个税方面,参议院税改法案支持施行7个档位,并将最高税率下调至38.5%。标准税收抵扣额将翻倍,儿童补贴也将大幅提高,个税减税周期持续到2025年。在企业税方面,美国企业税将永久性从35%大幅下调至20%,调整时间从2019年开始。

此前,美国众议院已于11月16日通过税改方案,但参众两院通过的版本之间存在分歧。预计12月4日参众两院代表就会开始着手解决两个版本之间的分歧,最终拿出一份法案呈交给总统。如果一切顺利,特朗普将在今年底正式签署该法案。

当科技企业负担上升遇到特朗普税改-电子爱好者(EEFans)_ 中国电子工程师论坛
特朗普税改法案版本比较

图片来源:界面

特朗普在演讲中宣布,税改对企业大规模减税,能够使美国企业在全球竞争中占据优势,并重新获得胜利。但据路透社报道,税改框架仍旧引发批评,认为实际是对富人的大规模减税,并会造成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

环球时报《减税!特朗普给美国人备的这份圣诞礼物,会影响中国什么?》中提到,“由于美国税改后,将吸引制造业、知识产权和高科技人才的’三重回流’,势必产生外溢效应。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认为,这可能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轮减税潮。如今,英法等欧洲国家都在逐步推进减税方案,2018年或将成为全球税改年。”

当科技企业负担上升遇到特朗普税改-电子爱好者(EEFans)_ 中国电子工程师论坛
原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许善达

在“国际资本领袖峰会--对话纳斯达克”上,原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许善达表示,特朗普税改法案一定会刺激美国研发投入规模的扩大。而此前吸引制造业回流政策已经收到成效,“目前,比亚迪已经在美国建厂,还有玖龙纸业。跟福耀玻璃不一样,玖龙纸业市场并不在美国,但还是决定去美国投资。不止民企,包括央企也是,比如中国中车要去美国建两个厂,中建材要到美国生产建筑玻璃。大的小的企业,都准备在美国投资,或者已经投资。还有欧洲的企业,譬如宝马,还有很多日本、韩国企业,在美国以外的企业都搬到美国去了。”

当科技企业负担上升遇到特朗普税改-电子爱好者(EEFans)_ 中国电子工程师论坛

2016年半导体研发投入超10亿美元公司

无中国公司进入排名

数据来源:IC Insights

许善达认为,里根减税使“美国科技尤其是信息技术产业产生了跳跃式发展”,特朗普减税将进一步巩固美国信息技术在全世界的绝对优势,“高通研发支出占到销售收入的 20%以上,而我们投到 3%-5%就已经非常好。这样下去,差距只能拉大,很难减少。”

中国对科技企业的支持政策很多,但与制造业劳动力成本上升类似,科技企业人力成本也在快速上升。

“在大陆税前1万元人民币,大概相当于在香港请一个税前2万港币的工程师。” 在2014年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年会(ICCAD)上,时任晶门科技董事会主席及行政总裁梁广伟,曾对内地记者计算过香港与内地研发成本的差异,“1万元人民币,换算成港币,至少要乘以1.2(2014年),另外还有社保,深圳社保加起来大约30%,在北京要40%,香港只有8%——5%的公积金加上3%医疗保险,在人力费用方面,大陆已经没有优势。”

台湾类似,据新华网《职场起薪差距大 台湾职场新人月入22k是真是假?》报道,“与大陆职工收入中要扣除五险一金不同,台湾人的工资每月只须扣除医疗健保的费用,而健保费用也并不算高,如果一个职场新人的月收入是22k,扣除几百台币的健保费用后,还能够到手21k台币以上的收入。”不过,虽然社保费用较低,但由于经济不景气,台湾薪资水平增长有限,考虑通货膨胀,近年来台湾薪资实际上呈现负增长的态势,两岸人力成本对比已经趋于反转。尤其在人才集中的半导体行业,台媒时常爆出大陆以两三倍薪资挖人的新闻,有时候甚至达到五倍。

人力成本在快速上升,但国内科研环境改善并未如期跟上,让部分之前引进的顶级人才心生去意。值得注意的是,人才回流美国现象,在美国减税法案提出之前就已经开始。前不久,上海科技大学信息学院执行院长、著名计算机专家马毅宣布将于明年初加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是继清华大学教授柴继杰加盟德国科隆大学、颜宁加盟普林斯顿大学,北京大学教授许晨阳计划明年加盟麻省理工学院之后,近期第四位加盟国际著名高校的国内教授。

美国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副教授兼杜克进化智能研究中心主任陈怡然认为,特朗普税改法案对美国公司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的行为影响不大,但可能进一步加大人才回流美国趋势,也将阻碍高素质人才进入中国,不过他也表示,对于人才外流不用过于担心,因为美国这次减税政策的主要目的还是为吸引制造业回流。

当科技企业负担上升遇到特朗普税改-电子爱好者(EEFans)_ 中国电子工程师论坛
高考报名人数下降

图片来源:唐大明白

即使海归人才回流美国不会对中国科技产业造成实质性影响,中国科技公司也面临被遴选人才总量下降问题。自2008年达到顶点以后,高考报考人数从2010年开始都维持在950万人以下,这意味着近年来每年初次参加工作人数减少,科技产业虽不是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但对人才基数也有要求,没有数量众多的普通工程师筑牢平台,只靠少量顶级人才,难以在如今的科技竞争中讨到便宜。日本科技企业近年来萎靡不振,新增就业人数减少是一个重要原因。

人力成本上升,社会负担加重,人才基数增长出现拐点,再加上竞争对手在研发投入上有更大转圜余地,中国科技公司在未来几年必将面临更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