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离开工作近20年的公司,半导体老兵上演逆袭

2019-01-24
14:00:10
来源: 半导体行业观察

当你一夕间被解除担任15年的总经理职位,你有再开创新局的勇气吗?

一月底,研发半导体高速传输介面IP的円星科技出现在资本市场。它原先已是兴柜股后,股价达295元,转上柜承销价198元,公开发行股数中并有约3/4采竞价拍卖,最高得标价达269元,可挤进台股股价排行前25名,接近同业力旺电子和晶心科技。

虽是新面孔,但掌舵者円星科技董事长林孝平却是位半导体老将。他曾担任联电旗下半导体设计服务商智原科技总经理达15年。

被迫离开工作近20年的公司,半导体老兵上演逆袭

小档案_林孝平

出生:1959年

学历:美国加州大学电机硕士

经历:智原科技总经理

现职:円星科技董事长

若不留神,你不会发现林孝平曾罹患小儿麻痹,大腿到脚掌多次开刀。去年患病的右腿坐骨神经受损,至今仍复健中,但他不用拐杖、也未拿助行器。「现在我这只(右)脚是冰的。那天业绩发表会,头上有打灯,我上面在流汗,下面脚是冰的。」

访谈时,他最常说的关键字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但这次创业,却是他在强风中逆势前行的结果。

继力旺和晶心之后,円星是台湾第三家进入资本市场的专业IP公司。IP公司就像IC设计公司和晶圆厂的军火库,它提供模组化IP,让IC设计业者整合到芯片上。

他的同业如力旺有力晶集团投资,晶心有联电与联发科等富爸爸,但円星一开始,却是林孝平百分之百独资。

原因很简单,2011年底创业时,林孝平这三个字背后跟着的,是一连串的问号,没人敢投资他。「凭良心讲,当时大家不是很看好,」与林孝平认识近20年的联发科董事金联舫解释,虽然IP附加价值高,且是半导体产业重要的一环,但因为营收规模小,台湾过去少有成功典范,因此资本市场并不熟悉。

被迫离开一手扶植的公司

市场更顾忌的是,林孝平究竟为何离开智原?

2011年3月22日,林孝平永生难忘。

那天,智原董事会无预警的临时动议,要将林孝平解除总经理职位,改任为副董事长,「一开始真的脑子一片空白,想说,天啊,这种八点档剧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林孝平的错愕可以想见,之前,他的人生几乎跟智原画上等号。他是智原员工编号排名前三的元老,从1993年智原自联电切分出的第一天就加入,智原在他的带领下,从约百人到超过700名员工,营收最高逾60亿,股价曾破350元,数度成为店头市场股王。

不过,半导体设计服务公司的兴衰,很大程度决定于母公司的制程实力。联电自从2000年在点一三微米制程选择和IBM合作后,制程开始落后台积电,连带也影响智原,因为智原等于是联电对接中小型IC设计公司的窗口,如果越少IC设计公司想找联电下单,智原的营运自然越差。

林孝平离开智原前7年,该公司年营收一直在50亿到60亿左右摆荡,同段时间,台积电旗下创意电子,年营收却从约10亿成长至90亿。

林孝平为让智原突围,做了许多尝试,甚至逾越经理人的界线,跟联电集团的利益扞格。

2008年,他投资成立子公司寅通科技,发展IP,对设计服务厂而言,拥有IP能让服务差异化、提升附加价值。不过,该公司服务的客户却不只下单在联电,也投片到其他晶圆代工厂。一位资深半导体分析师解释,虽然现在智原也会服务三星的制程,但此一时、彼一时,2011年,联电还未在先进制程发展上认输,从集团角度来看,智原的举动就像胳臂向外弯。

至今,联电从未对外正式说明林孝平被解职原因,但资深的半导体业界人士与分析师都直指,林孝平主导的寅通让客户投片到其他晶圆代工厂,很可能是导火线。再创业,不抢前东家生意一桩不明不白的解职案,对专业经理人的声誉伤害极大,难道他从无怨怼?

林孝平说话极快,一分钟可以讲320字,是一般人的1.6倍,但谈到这段经历时,他却放慢速度:「某种程度对我是解脱,专业经理人会有包袱,集团有集团策略,可是不一定跟你的策略一样。现在,我可以朝想走的方向去走。」 在最低潮的时候,林孝平的好友、晶门科技行政总裁叶垂奇对他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现实是,林孝平并没有持续待在智原与联电对抗的本钱。虽然论股权,他当时持有约2.7%,是智原最大单一个人股东,不过联电既是智原最大股东,也几乎是智原所有客户投片下单的代工厂;同时,他也感念联电栽培,不愿在设计服务业另起炉灶与智原竞争。 这位在逆境长大的CEO,接受现实,却不离开战场。

被解职的同年底,他在众人不看好的状况下成立円星,做起IP生意。

没有大集团撑腰,他就算有技术与人脉,如何再起?公司去年营收已超过7亿6000万,是同业晶心的逾2.5倍,客户包括高通、海思、松下等大厂,它还打入台积电IP联盟。

被迫离开工作近20年的公司,半导体老兵上演逆袭

带团队,能收人心很重要的原因是一批智原老将,即使减薪也愿意跟着林孝平创业。 他能收人心。林孝平从不摆姿态,他会因超时占用会议室,马上走出会议室向员工道歉。

过去,林孝平甚至为留住欲离职员工,被员工当面咆哮,餐厅内其他人都来制止,「他把气宣泄在我身上,但我觉得,你就是听。当时别桌的人还跑来请他安静,不晓得的人可能以为他是我老板。」他自己也讪讪的笑了。 林孝平说,IP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人,「以人为本的公司,你就是必须做这种事。」 更深一层的原因是他因小儿麻痹,从小被异样眼光看待、甚至嘲笑,因此生出一份对人的同理与敏感,他相信人应该被平等对待。「(平等的)价值观很重要,我常跟同仁说,你看到清洁的人(指公司内清洁工)要说谢谢,不要因为你在什么位置、做到什么(成就),对人的互动就改变了。」 他能收人心,还因为他够坚定。智原成立时,他是少数愿意离开气势正旺的联电,替公司创业的员工。智原比创意早5年成立,是台湾第一家本土半导体设计服务公司,也是在林孝平带领下打败美、日商,打开市场。

去年,坐骨神经受损,严重时,林孝平痛得无法睡觉,每天要复健、泡热水舒缓,「他的毅力跟坚强是一般人比不上的。(去年坐骨神经受损)那段时间,他还是会来跟我们开会,看得出他很痛,但他咬着牙硬撑。」自动化设计公司Cadence台湾区总经理宋柏安回忆。

不求快,要找到价值深耕

在台湾做IP生意的企业很少,但林孝平却坚决看好。他举例,一家专注开发手机CPU(中央处理器)的企业,未必要聘员工开发电源管理IC,而可以向IP公司采购,节省研发成本与时间。同时,因IP公司的IP多已经过晶圆代工厂验证,等同有品质保证,可以降低客户出错机率。「IC设计公司产品一个小地方设计失误,一个光罩就毁了,有些公司可能半条命就不见。」

过往,林孝平从事的设计服务业,「服务」是重要关键。相较下,宋柏安认为做IP则像创作艺术品。一个IP的价值要能极大化,得将效能打磨到极致,让市场上所有客户都愿意采用;但同时,又要能配合不同客户,微调客制化,让每个IP像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林孝平要做此生意,就坚决好好做。他的名片后印着的是公司标语:The IP boutigue(IP精品)。

他不仅自己力行精品价值,访问当天,他手上戴着法国百年珠宝品牌宝诗龙的四环戒指,桌上放的是义大利精品宝缇嘉的羊皮编织笔记本,银黑色的戒指,还是特别为搭配灰色外套所选择。

他更找精品Burberry台湾总经理来当教育训练讲师,当科技业讲求「Time to Market」(缩短上市时程)时,他要员工慢慢来。「他告诉我,与其很快的做,不如找到价值去深耕。」跟随林孝平十多年的円星副总经理张原熏说。

他说的「冥冥中自有安排」,不是认命,而是因应变化、甚或逆境,好好走出自己的路。

今日,円星虽然还不是一线IP大厂,但前外资分析师陈慧明相当看好其前景,「円星的IP做得小而美,而且比大厂有弹性,发展很有潜力。」

公司如今上柜,不少早期员工瞬间身家数千万,林孝平也放下心中一块大石。虽然才60岁,他已开始思考接班计画。就像円星的英文名字M31所代表、传说中拥有高科技的仙女座星系一样,「希望充满无限的想像跟未来,都能一一被看见跟实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efans.com/archives/216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