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半导体的人设

2019-01-31
14:00:07
来源: 半导体行业观察

前些天,关于吴秀波“人设”崩塌的信息火遍网络,近些天,热度有所减弱。在娱乐圈,极富魅力的中年大叔似乎很难逃脱“人设”崩塌的宿命,例子不少,不再赘述。

说到这里,小编不禁想深挖一下“人设”二字,但由于近期百度的名声也是堪忧,所以就不求助于度娘了,小编冒昧自行剖析一下。

“人设”的表面意思就是人物的外形设计,而在实际生活中,人们赋予了其更多的引申含义,概括起来就是:人们对某人(多为各行业的知名人士)的外形外观、气质类型、言谈举止、品行、涵养(与知识水平直接相关)、脾气秉性,以及社会地位、权力和金钱拥有量等的总体认知和看法。

而作为半导体从业者,小编觉得,如果赋予半导体拟人化色彩的话,其同样具有自己的人设。

首先看一下半导体行业的外形外观和气质类型

显然,半导体是一个资金和技术密集型的产业,这与严谨、有技术、多金的理工男气质颇为吻合。

在脾气秉性方面

半导体行业呈现出周期性波动的规律。进入21世纪以来,其周期性主要由“需求驱动的大周期+库存波动的小周期”取代过往“供给驱动周期”。而需求周期的核心指引指标是全球GDP增速,而库存波动周期的核心指引指标是存储器产品的价格,目前,该行业整体处于需求周期上行与库存周期下行的状态。

关于全球半导体行业发展与GDP增速之间的关系,IC Insights指出,全球GDP的增长将对IC市场增长带来动力,2019~2023年,全球GDP增长与IC市场增长的相关系数预计将达到0.93,高于2010~2018 年的0.86。

从2010到2018年,全球GDP增长与半导体市场增长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6(若不包括2017年和2018年的内存市场,则为0.91),这个数字接近完美的正相关系数1.0。

[原创] 半导体的人设

而1980~1989年,日本企业开始进入半导体市场并提升产能,1990~1999年,韩国和中国台湾企业也开始进入半导体市场,这两段时期的全球GDP增长与半导体市场增长几乎没有关联性。而2000年代初期则呈现出了相对较弱的关联度,系数为0.63。

IC Insights认为,越来越多的兼并和收购导致了主要半导体制造商和供应商减少,这是供应基础的一个重大变化,也说明了该行业愈发的趋于成熟,并有助于促进全球GDP增长与半导体发展之间更密切的关联性。

由此可见,半导体正在从中年向更进一步的成熟阶段发展,是否有50岁魅力大叔的感觉呢?

涵养方面

对于人来说,涵养与知识、受教育程度是正相关的。而作为具有高技术含量、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半导体来说,其涵养水平是极高的。

半导体的高技术含量主要体现在设计和制造这两端,这两端对高水平人才的需求同样强烈。而相对于设计而言,制造系统则更为复杂,且是重资产版块。

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更多地体现在了工艺制程的演进上,就像全球半导体联盟(GSA)前理事长、钰创科技董事长卢超群先生说的那样,纵观半导体技术的发展史,可分为4个阶段。

在硅世代1.0,每一个节点线宽微缩到了原先的70%,从30微米到28纳米,共20个节点,该阶段促进了IC产业放量增长,摩尔定律开始发挥指导性作用。

到了硅世代2.0,从22nm到10nm,芯片面积微缩法则有所创新,摩尔定律得以延续,并维持着经济投资效益。

到了硅世代3.0,工艺又有了创新,出现了3D微缩法则,进一步促成有效摩尔定律经济。

眼下,我们又迎来了硅世代4.0,这里有一个公式:硅x非硅异质性整合+功能x价值之微缩涨法则+ 纳米级系统设计。这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它类似摩尔定律经济,将衍生出巨大的商机。

[原创] 半导体的人设

眼下,摩尔定律逐渐失效,半导体产业要依靠垂直整合,以及系统整合的方式才能有效地发展下去,特别是将AI算法、软件、硬件等整合在一起。

社会地位

半导体推动着整个科技业的发展,而现在火爆的互联网,也是基于以IC为代表的硬科技发展起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半导体是人类科技不断向前发展的基石和保障。

以美国为例,该国就是靠着第三次信息革命,才成为世界科技强国的。二战之后,美国成为全球的科学中心,尤其是以集成电路革命为代表的信息革命,真正让美国成为了世界级科技强国。

其实,美国1894年的GDP就全球第一了,但是直到二战之后才成为全球的科技中心。20世纪的四大发明全部诞生在美国,半导体和计算机是今天整个信息产业的基石。

从美国的4次创业浪潮来看,从集成电路到软件,从光纤通信到互联网,从智能手机到移动互联网,下一步将是智能化时代,一定是以物联网、人工智能基础设施为核心的,而这些又是以芯片、传感器等为主。因此,半导体的地位依然牢不可破。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特别是像中、美这样的大国,半导体产业和技术都属于国家的核心竞争力,而核心竞争力是不会通过金钱去交换的,在这方面,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就是典型例证。

金钱拥有量

2018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达4500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将达到4840亿美元。最新统计显示,中国2018年在进口IC方面花掉了超过20000亿元人民币。

作为新晋半导体行业老大的三星,据说要在未来三年内投资1000亿美元发展半导体产业,而传统巨头英特尔,每年在半导体领域的研发和投资总和可达200亿美元。

最近几年,中国政府在主导大力发展本土的半导体产业,为此设立了国家级的产业“大基金”。而该基金的一期已经投资完毕,总投资额为1387亿元人民币,二期“大基金”也在募集当中,保底1500亿元。

以上这些数字充分说明,半导体是一个对金钱极为渴求的行业,可以说,其烧钱水平在所有行业当中难觅居其右者。

中国半导体的人设

在2018年之前,在中国提起“半导体”这三个字,估计在很多人脑海中浮现出的依然是老式收音机的模样。对于这个专业性极强的高科技行业,老百姓知之甚少。

而在2018年4月,随着川普政府对我国中兴通讯源于美国芯片元器件供应链的一纸禁令,使得全球哗然,也在我国国内炸开了锅,一时间,业内业外人士都对半导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说,客观上,川普帮助我们提升了对于半导体本身及其重要性的认知度,也是坏事中的好事。

客观地讲,我国在过去的30多年时间里,确实错过了发展本土半导体产业的时机,从而拉开了与美、欧、日、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差距。好在最近这些年,中央政府开始高度重视包括半导体在内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并制定了一系列的产业政策和鼓励措施,并加大了资金的投入量,使得本土半导体产业链各环节开始活跃起来,吹响了自主可控的号角。

而在此时,产业在自主可控与全球化方面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这就像文娱圈中的偶像派与实力派之争,到底孰优孰劣、孰好孰坏,似乎很难用几句话说得清楚。

在小编看来,经济和产业的全球化是大势,完全闭门造车肯定是不行的。但这种趋势与实现核心竞争力自主可控之间并非是对立的,完全可以兼容发展,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丧失了哪一端都将难以持久发展。

半导体是一个全球化分工融合的产业,也造就了产业市场竞争充分的局面,即使是美国,作为行业起源地和目前仍然保持无可争议领先地位的情况下,也必须在很多领域依赖全球各地的资源和技术来发展。因此,“全球化”与“信息安全自主可控”缺一不可。

半导体人设的真人版

半导体毕竟是个产业,比较抽象,而“人设”落实到具体人物上面,则更具有说服力。那么,谁才能作为这个人物代表呢(最好是在中国,这样更贴近我国产业)?想象一下:半导体+人物+中国=?答案有了,他就是张忠谋。

可以说,张忠谋的人设与半导体高度吻合,是最合适的代言人。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在美国求学的时候,那时年轻的张忠谋就是个学霸,展现出了惊人的学习天赋,想学什么,很快就能学通。

毕业之后,他误打误撞地进入了半导体行业,同时也体现出了他爱钱的一面。当时,他同时收到了两份offer,一份来自高大上的通用汽车,一份来自一家不知名的电子元器件企业,而当时这家小企业给张忠谋出的薪水,比通用汽车多了一美元,面对这样的选择,他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进入大企业的机会,就与通用的人事负责人沟通,问能否将薪水提升一美元,而对方并没有给他好脸色,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这样,爱钱并赌一口气的张忠谋毅然选择了那家小公司,一脚踏入了人生的辉煌之门。

工作几年后,凭借超强的学习能力、悟性和勤奋,张忠谋在行业内的地位稳步提升,并在那时结识了集成电路的发明人之一:杰克·基尔比(Jack Kilby),而且打得火热,成为了挚友。

随后的多年里,张忠谋摸爬滚打,行业地位与日俱增,并在后来进入了德州仪器(TI)工作,做到了VP的职位。后来,因为发展理念不同等原因,他于上世纪80年代辞去了TI的工作,回到了中国台湾。

在台湾工作期间,他结合在美国工作时看到的行业痛点和发展趋势,以及台湾地区本地的产业和资源优势,一举创立了台积电,开启了晶圆代工的全新产业模式,并发展至今,成为了半导体企业的标杆。张忠谋也因此成为了半导体产业的“教父”级人物。

可以说,张忠谋见证了集成电路产业的开端、发展、成熟等各个阶段,且亲自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真可以说是半导体行业的“活化石”了。

作为一个标准的理工男,张忠谋技术功底强、严谨、执着、勤奋、专注,而且兴趣广泛。

综上可见,张忠谋的人设与半导体的高度吻合。

抓住产业发展风口很重要,在这方面,我国大陆亟待追赶,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早日出现我国大陆半导体人设的代言人!

哦,对了,任正非。不过他不是做半导体的,可惜!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efans.com/archives/211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