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d. Oct 5th, 2022

电子爱好者 | 深度+科技!

电子爱好者大数据平台,深圳各区产业特点、规划、产业分布图、结构概况定位深圳产业用地2021

【中国IP力】5G专利战硝烟弥漫,OPPO们在争什么?

Byadmin

Nov 12, 2021

引言:随着5G普及,5G专利许可费率及许可条件的博弈在全球范围内铺陈开来。不同于3G、4G时代的跟随者地位,这一次,从华为宣布5G许可费率,到OPPO以自研5G基站专利在中国和德国反诉诺基亚,中国力量凸显。为了铭记中国企业在知识产权建设路上留下的珍贵印记,芯榜网特推出通信SEP战中的中国力量系列文章“中国IP力”,以致敬先行者、为后来者借鉴。

如果说2019年是5G商用元年,那么2021年大概可以被称之为5G专利战元年。在全球专利许可市场上,围绕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的博弈大戏从年头一路烧到年尾。

三月,华为公布5G专利费率,一石激起千层浪。五月,号称“首次大规模5G专利纠纷”的爱立信与三星互诉案倏忽来去,开打两月匆匆和解,只来得及为后续“战争”做个暖场。七月,诺基亚与OPPO站上法庭,5G许可奠基之战全球开打,权利人与实施人的博弈正式上线。十月,爱立信大战苹果在美国上演,最小可销售单元理论等焦点问题再次进入全球视野。

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从来与硝烟相伴。3G时代,话语权的争夺还是少数海外巨头的事,当诺基亚们用反垄断投诉对付高通、拿专利大棒打压苹果们的时候,国内企业甚至连专利的概念都少有提及;4G时代是真正的“群雄逐鹿”时代,从高通、诺基亚等老牌专利权人,到苹果、三星、华为、中兴等后起之秀,乃至如今活跃全球的大小PAE(Patent Assertion Entity,专利主张实体)们都是参战者;而刚刚拉开帷幕的5G之战,硝烟气息比4G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令人欣喜的是,中国企业也从4G时代的战场参与者站上舞台中央。

苹果登上手机“王座”,是在与前任“王者”诺基亚的碰撞之后;轰轰烈烈的苹果大战安卓系列案是昔日巨头HTC衰退的重要原因;华为三星互诉案是华为向手机市占率第一发起的冲锋……专利大战往往伴随着市场格局变动,这一次终于有能力站上排头的OPPO们能得到些什么,又将如何影响竞争格局?

3G:“高通盛世”与诺基亚们的“征伐”

从2000年5月国际电信联盟确定WCDMA、CDMA2000以及TD-SCDMA三大主流无线接口标准,到2010年12月4G LTE完成标准确定,整个3G时代,通信标准必要专利(SEP)市场上主流玩家只有三类:第一梯队的高通、第二梯队的诺基亚们和第三梯队的苹果们。

高通创始人曾明言“全球3G技术都绕不开高通。”这句话没有修辞,乃是实指。通过推动国际电信联盟把CDMA选做3G背后的技术,成立于1985年的高通开启了自己的“盛世”。那时节,连巅峰期的诺基亚都只能在高通的诉讼中无奈和解。也让高通成为各国反垄断调查的常客。2005年7月,美国博通公司对高通发起反垄断诉讼,最终达成和解,高通向博通赔付8.91亿美元。2007年1月,韩国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2010年1月对高通处以2.36亿美元的罚款。2007年10月,欧盟委员会根据Nokia等六家公司举报对高通进行了反垄断调查,最终2009年以和解宣布停止调查。2010年,基于Icera的投诉,欧美启动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

第二梯队的诺基亚、爱立信等公司既是专利权人又是专利实施者,也是这一时期专利战场上最活跃的力量。一面通过FRAND诉讼、反垄断举报等方式对抗高通,一面凭借手中数量庞大的专利打压竞争者,苹果、HTC等都曾吃过诺基亚专利的亏。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专利数量大,诺基亚们与高通在收费方式上还存在分歧,他们希望按照专利数来分专利费,而手握核心CDMA专利的高通自然主张按照专利的重要性分配费用。双方长期相持不下,是此后各厂商单独许可模式形成的原因之一。

第三梯队的苹果、HTC等手机厂商作为智能时代崛起的新秀挑战着诺基亚们的市场地位,也是其专利的打击目标。2007年,iPhone横空出世,2008年,首款Android手机诞生。仍在王座上俯视的诺基亚开始感到寒意。2009年,诺基亚与苹果大战爆发。这场大战2年后以和解告终,只是那时手机王座已归属苹果。不过诺基亚依然靠专利分享到了智能时代的利益。

当高通忙着应付反垄断、诺基亚们娴熟地挥舞专利武器、苹果还在为专利战交学费的时候,国内手机产业初成规模,绝大多数企业全无专利概念,缺乏谈判能力。最早的许可谈判都得委托信产部电信研究院统一进行,却因为各家专利基础不一、利益诉求不一难以统一口径。尚且稚嫩的中国手机厂商们也不是专利权人的主要目标,所以围绕专利的矛盾尚不突出。

4G:苹果大战安卓与华为们的崛起

4G时代专利攻伐的大幕由苹果拉开。在诺基亚那儿交过学费的苹果很快学会了使用专利这把趁手的武器。2011年,苹果以45亿美元高价通过拍卖收购了Nortel(北电)所拥有的约6000件专利,并旋即将之转让给一家名为Rockstar的公司,以Rockstar名义向Android阵营宣战。这场大战,苹果拉拢了拥有自己操作系统的手机商,如黑莓、爱立信、微软、索尼等,统一战线,对Android阵营的谷歌(摩托罗拉)、三星、LG电子、HTC等展开了全面专利诉讼。

苹果以赢多输少的战绩赢下了整场战役,却没能免于与安卓二分天下的未来。这场大战如同一场“试炼”,渡过的站稳了脚跟,没能渡过的则走向衰退。其直接结果是曾经的Android“一哥”HTC被专利诉讼,特别是诉讼中的禁令拖垮,而连战告捷的苹果拉大了与Android阵营的差距。

这场大战对中国厂商的影响是巨大的。中国手机商几乎都采用Android系统,虽然不是此战的主力,但唇亡齿寒之下国内厂商得到了专利战启蒙。此后数年,专利储备扎实的华为、中兴学会了运用专利优势,联想、小米、OPPO、vivo等也开始着力加大专利投入。以此为开端,4G时代成为国内手机厂商真正进入全球视野,并逐渐崛起的时期。

4G时代早期,国内厂商中专利实力最强的梯队已有能力在国内市场与海外专利权人抗衡。被称为我国第一起标准必要专利诉讼的华为诉Interdigital案就是华为对抗Interdigital的著名战役。中兴也曾以4G专利在国内反诉爱立信。但多数国内手机厂商仍然靠给高通交“保护费”回避专利纠纷。2014年,爱立信在印度起诉小米,并取得了禁令。小米依靠搭载高通处理器的产品才没被彻底逐出印度市场。

虽然议价能力依然不足,不过国内厂商已经开始从专利实施者的角度有意识对抗专利权人。通过高通反垄断案,国内厂商集体从高通处取得了较此前低得多的许可费率。这种倾向在4G时代中后期变得更为明确。

而专利市场的新形势也迫使国内厂商争夺更多话语权。如果说3G时代专利战是巨头的专属游戏,那么4G时代就有些群雄逐鹿的味道了。专利权人与实施人的对抗、行业龙头对新秀的打压、同行们的彼此攻击、层出不穷的PAE们……风险较3G时期成倍增长,而HTC前车之鉴触目惊心。

从华为诉三星案,到OPPO与夏普达成交叉许可协议,再到小米在国内反诉Interdigital,国内厂商已有了与国际专利权人对抗的力量,甚至已经兼具权利人和实施人双重身份。这些案例背后是国内手机厂商激增的专利实力。2018年,中国PCT国际专利申请量已经仅次于美国了,华为登顶公司申请人榜首,而排名前二十的公司申请人里还有中兴、OPPO两个手机厂商席位。

5G:站上潮头的OPPO与备战中的小米们

经过整个4G时代的积淀,5G时代,中国企业迎来了真正的高光时刻。华为连续多年蝉联5G专利申请榜榜首之后,终于对外公布了5G专利许可费标准。一个远低于诺基亚、爱立信、高通等公司各自费率的数字,让诺基亚们犯了难。专利实力的对比也与前一个时代大不相同了。以前的专利实施者5G标准必要专利反超了老牌专利权人,除了登顶的华为,三星在5G标准专利申请的Top3中也占有一席之地,中兴、OPPO同样成为榜上有名的申请者。不再两手空空的其他国产厂商们也能拿出库存在谈判桌上抵扣许可费了。3G、4G时代采用的许可协议不再适用,是时候“秀秀肌肉”重新定价了!

首先在5G专利战舞台上登场的是爱立信和三星。不过,这两家成名已久的跨国公司显然没有大干一场、为后来者立法的意思,短短3个月,双方就匆匆收兵达成协议。关于5G专利许可的关键问题甚至没来得及展开。

第二个上阵的则是诺基亚和OPPO。在诺基亚和OPPO有来有往地对过几个回合之前,很多人都不曾预料到最终作为专利实施人“代表”出战的会是OPPO。尽管OPPO在此前数年中不止一次在各类专利排行榜中名列前茅,更一再在与Sisvel、夏普等公司的全球诉讼中大获全胜。诺基亚声势浩大的“围剿”令全球瞩目,OPPO在中国和德国的反诉更是让世界重新认识了这家中国公司。中国通信企业不是没有反诉过海外企业,但几乎都是本土作战。更重要的是,诺基亚是一家通信基站厂商,要起诉诺基亚专利侵权只能用基站专利,而OPPO是没有基站业务的。能拿出自研的5G基站专利做武器,OPPO为这一天准备了多久?用自研的基站专利,同时在中国和欧洲反诉专利实力强大的诺基亚,是OPPO最近几年在专利积累上的厚积薄发。敢于在国际司法舞台上和对手一较高下,是这家新锐企业的勇气,更是其致力于为健康的手机产业环境争取公平的专利许可规则的格局。

事实上,为这一天准备的不止OPPO。今年早些时候,小米在美国买了一批5G相关专利,有资深专利从业者发现其中有不少是基站专利。很少收购专利的vivo今年4月也从爱立信受让了一批网络、无线通信专利,未尝不是出于备战之心。

最后,爱立信和苹果压轴登场,双方的大战在10月拉开帷幕。而苹果不愧是历经3G、4G、5G三个时代专利大战的专利实施人,一上场就对3G、4G以来通行的整机许可模式发起挑战,志在重新制定规则。

相比3G、4G时代零散的谈判、对抗,这一次,无论是专利战规模、集中度,还是各方诉求都透出非同寻常的意味,仿佛手机厂商们集体“起义”了。实力变化固然是OPPO们抵抗的底气,5G的市场潜力才是双方反应如此激烈的原因。5G不仅关乎手机市场,更关乎广大的物联网市场。一旦5G全面普及,这些手机厂商们可能不止需要为手机交专利费,还得为手中物联网相关终端设备交费。考虑到手机厂商“造车”的大潮,需要交费的产品基数更是不可计数。虽然物联网普及所需要的时间不会太短,但那一天真正到来再去撼动固有的许可模式显然就太晚了。因此,围绕5G专利许可问题的“大战”纷纷上演,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我们很高兴的看到,在5G专利大战中,以华为、OPPO为代表的中国公司挺身而出,提前为明天而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