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Keller:AI芯片繁荣,超过以往任何时代


来源:内容由芯榜(ID:icrank)编译自「

fortune

」,谢谢。


凭借其最新的融资,芯片初创公司Tenstorrent达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成为了独角兽。但是,该公司为运行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设计专用芯片,要想超越其竞争对手并在预计巨大市场中占据重要份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周早些时候,Tenstorrent宣布已从由Fidelity Management牵头的一组投资者处筹集了2亿美元,当中包括Eclipse Ventures,Epic CG和Moore Capital。这笔融资完成后,这家拥有5年历史的公司的估值为10亿美元,这是一家初创公司可以宣称所谓的独角兽身份的门槛。



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Ljubisa Bajic以及首席技术官Jim Keller告诉《财富》杂志,公司的首款产品将于第三季度上市。该处理器每秒能够执行368万亿次AI任务,比市场领先者Nvidia的等效芯片声称的每秒260万亿次操作要多,尽管该芯片在现实应用中的性能会受到许多影响。



Tenstorrent的后续芯片正在测试中,预计将于2022年上半年交付。



Keller说,一个关键的早期目标是吸引外部程序员,这些程序员编写先进的AI应用程序,以在Tenstorrent的芯片上试用他们的软件。Keller说:“程序员会使用计算机,如果喜欢,他们会告诉朋友,如果不喜欢,他们会给我们反馈。” “这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式。”



早期的结果给分析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他们也警告说,该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这个市场上有许多竞争对手,从Nvidia,AMD和Intel等主要竞争对手到Google以及Graphcore,SambaNova和Groq等其他芯片领域初创公司。根据研究公司IDC的数据,去年,专用AI硬件的市场规模达到近150亿美元,由Nvidia主导,预计到2024年将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达到310亿美元。





AI芯片初创企业爆发





IDC中一个追踪发展中市场的分析师Peter Rutten表示:“ Tenstorrent的技术表现良好,这是重要的第一个里程碑。” 但是,他说,整个领域“吸引了大量投资,”而且许多公司的技术“在所有重要基准上都表现出色”。



由前Google TPU设计师Jonathan Ross领导的Groq上个月从风投公司筹集了3亿美元,而SambaNova筹集了6.76亿美元。



当程序在处理器上运行时,Tenstorrent芯片通过即时重新构建AI软件而脱颖而出。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不必要的计算量,从而加快关键计算的速度。该公司还有一个由30人组成的团队,致力于软件的开发,以简化芯片的编程。



Cambrian AI研究公司的分析师Karl Freund说,这是使公司与众不同的特别有前途的战略。他说:“他们知道软件至关重要,现在在软件上的花费要比硬件更多。” “如果有人能够成功挑战英伟达,那可能就是这些家伙。”



Tenstorrent还致力于开发一种不同的方式来链接其许多芯片,从而使它们可以比标准产品更快地共享数据。这些芯片不需要通过外部网络技术(如以太网)相互连接,而是可以更直接地相互通信。Bajic解释说:“我们不需要遍历任何网络基础架构或任何交换机。”



该方法不同于许多竞争对手。Nvidia和AMD正在推动采用图形处理单元(GPU)的AI芯片,该芯片擅长快速且同时运行计算。英特尔于2019年收购了AI芯片专家Habana Labs,而三星则专注于在其更通用的芯片中添加专用的AI专用处理器。



同时,Google刚刚宣布了其针对AI的芯片的更新,该芯片计划链接4,096芯片的巨大pods ,以加快处理器之间的数据共享。总部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Cerebras正在制造的芯片在尺寸上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每个芯片都有1.2万亿个晶体管,而其他行业的邮票大小的芯片则与之相对。在芯片上放置更多的晶体管可能会增加计算能力,但同时也会消耗更多的电能并使设计复杂化。





通用的AI



从为Siri和Alexa等数字助理提供支持的语音识别系统到无人驾驶汽车,整个领域都在为使AI程序更快,更高效而日益增长的应用而奋斗。



业界的长期目标之一是实现人工智能的创造,而这种人工智能所要做的不只是解决诸如语音识别之类的单个专业问题。几十年来,所谓的通用AI一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但是随着Tenstorrent的系统更像人类的大脑,Bajic看到了辅助搜索的可能性。他说:“有可能跨越某种门槛。”



现在,全球芯片供应面临短缺危机,造成了制造的半导体产业和供应链危机,这带来创挑战。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将芯片放在客户可以购买并插入服务器的卡上,这些将在七月开始销售,起价为1,000美元。



但是服务器制造过程很积压,这对于可能不想在其前线计算机中安装启动卡的客户而言,延迟了新硬件的可用性。因此,Tenstorrent也将出售带有芯片的机架式计算机,这些芯片可以直接放在数据中心或服务器机房中,每台价格在4,000至100,000美元之间。而且Tenstorrent将在云数据中心中安装一些芯片,以便客户无需购买任何设备即可远程使用。



Keller说:“我们要做的是简单明了的事情,那就是向人们出售计算机,并以合理的价格设置他们可以使用(通过云计算)使用的计算机。” Keller说,从短期来看,Tenstorrent的规模可能太小,无法说服亚马逊在客户的云数据中心中安装其处理器,但这可能会在更遥远的未来发生。



凯勒的职业生涯充满了在大型技术公司任职的短暂而重要的时期。在1990年代,他帮助创建了Digital Equipment的一些行业领先的芯片。后来,他从事Apple最早用于iPhone和iPad的内部芯片的研究。之后,他设计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芯片。加入Tenstorrent之前,Keller在英特尔,花了两年时间去解决芯片巨头在制造方面面临的延误问题。他于2020年6月离开英特尔。



聘请芯片设计主管已帮助Tenstorrent在拥挤的领域树立了信誉,并吸引了新的资金。





走出地下室



Tenstorrent的首席执行官Bajic在塞尔维亚成长时,当时该国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并在强大的数学产品吸引下上了莫斯科的高中。1985年,他移居加拿大学习电气工程,然后去了硅谷从事芯片工作。在VLSI和Nvidia任职后,Bajic于2014年前往AMD,在那里他第一次见面并在Keller工作。两人都离开了AMD:凯勒(Keller)加入特斯拉(Tesla)几年,而巴吉克(Bajic)为创立一家初创公司Tenstorrent提出自己的想法。



当时,Keller鼓励巴吉克(Bajic),并告诉他,如果巴吉克(Bajic)提出了“很酷的东西”,他将为一家初创公司提供种子资金。因此,Bajic提出了一种旨在在机器学习方面精益求精的芯片的构想,并构建了早期的原型。他说,他把它带到了一个“大盒子”里,向Keller展示。



Bajic开会迟到了,但Keller对盒子里的内容仍然印象深刻,并决定为初创公司提供初始资金。Keller补充说,这不只是芯片的潜力,“我之所以为他提供资助,部分原因是,我认为如果他和几个人在地下室里生活一年来开发这项技术,那真是太好了,他们确实做到了。”



Bajic最终从他的地下室搬到了多伦多的更好的办公室。“副作用之一是我习惯了弱光条件,” Bajic现在开玩笑,当时他坐在房屋的同一个地下室,接受《财富》杂志的Zoom采访。经过几年的发展,他诱使Keller为他工作。



当前AI硬件创业公司的繁荣使Keller联想到了更早的芯片时代。他回忆说,曾经有30多家公司在开发图形处理器,后来又有大约40家初创公司致力于网络芯片(Keller曾在一家名为SiByte的公司工作,该公司于2000年被Broadcom收购)。



他说:“人工智能正经历着同样的繁荣,而且,据我所知,它将大于以前的繁荣。”


★ 点击文末

【阅读原文】

,可查看本文原文链接!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芯榜转载仅为了传达一种不同的观点,不代表芯榜对该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果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芯榜。


今天是《芯榜》为您分享的第2683内容,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1nm攻坚战打响


EDA开源,前路几何?


8吋晶圆代工市场再添变数

芯榜

Jim Keller:AI芯片繁荣,超过以往任何时代



半导体第一垂直媒体




实时 专业 原创 深度


识别二维码

,回复下方关键词,阅读更多


晶圆|集成电路|设备

|汽车芯片|存储|美国|华为|苹果


回复

投稿

,看《如何成为“芯榜”的一员 》

回复

搜索

,还能轻松找到其他你感兴趣的文章!

Jim Keller:AI芯片繁荣,超过以往任何时代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本文


原文链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efans.com/archives/1272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