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剑,华澜微已成功开发控制器芯片

2019-08-26
13:04:11
来源: 互联网

      信息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能够记录历史,传承文明。远古有绳结、石刻等方法,发展到现代社会,记录的方法就更多了,照相,录音等等,能让普通人留下生动鲜活的回忆片段。技术的进步带来信息的飞速发展,人类产生的数据开始呈现爆炸式增长,为此,各国科学家在不断提高磁盘磁带等传统存储设备和系统容量与性能同时,也不断发明和推出全新的信息存储技术。

 
      8月22日,在由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杭州市人民政府指导,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主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中国计算机学会信息存储专委会、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协办,北京世纪百易网络有限公司(DOIT)、杭州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承办的“2019全球闪存峰会”上,著名半导体专家邓先灿先生这样说道:“现代信息数据是个大仓库,里面包含国家政治信息,国家军事信息,经济信息以及个人信息等等。数据安全是国家信息安全的基础和命脉,数据存储是不容失守的战略高地。因此,从一定意义上来讲,数据存储安全是信息安全最关键的核心环节之一。那么这个仓库的“守门人”是谁?是美国人。“
 
十年磨一剑,华澜微已成功开发控制器芯片2019全球闪存峰会现场
 
      国内厂商难道真的没有守门的实力?邓先灿先生很肯定的说道,不是的。近年来,随着国内厂商纷纷崛起以及海外人才的归国创业,已经有一些厂商具备了做“守门人”的实力,华澜微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
 
国际视野,超前布局
 
      华澜微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厂商?华澜微创始人、总裁骆建军博士称:“我们团队曾经从杭州出去,从美国硅谷回来。华澜微是注册于杭州萧山的专业集成电路芯片公司。我们主要提供数据存储和信息安全领域的存储控制器芯片、模块以及系统解决方案,应用于个人消费、工业、政府信息安全和企业系统存储领域。”
 
      华澜微的业务主要有三块,第一是计算机接口,不仅仅是存储,还有计算机接口总线这方面的芯片,目前国内还很少有公司注意到这方面芯片;第二是接口再加上闪存,就是固态存储控制器芯片;最后是信息安全,在信息安全这方面,华澜微不是做简单的算法加密,而是把算法加密的东西做到计算机接口和硬盘主控里面去。
 
      华澜微2013年即设计成功并量产中国大陆第一个SATA固态硬盘控制器芯片,技术成熟度和布局超前。2015年,华澜微收购了美国Initio计算机桥芯片全部技术和产品线并推出当时业界最高密度的SSD(2.5英寸标准尺寸单盘达10TB),被美国媒体EE Times发掘报道,标题用“隐形飞机”比喻公司不显山露水,公司的接口桥芯片更是行业主流,出货量列入全球前三。华澜微已经积累和拥有固态硬盘控制器、计算机接口芯片的全系列IP,包括IDE/USB/SATA/SAS/PCIE总线IP、闪存控制相关的算法,也具备了开发更高端控制器芯片的技术储备。
 
      骆建军博士介绍道,这个桥接芯片是一对一,一个接口到另一个接口转换,就像把硬盘变成USB;阵列芯片是一对多的架构,即一个芯片能够带动几个硬盘接口。目前国内几乎还没有公司在做。当然并不是说想不到,而是很难。USB只是一个计算机接口,而阵列控制器芯片可能要驱动十几个、二十几个计算机接口,芯片面积很大、电路规模也很大,而且是和服务器对接的,最后还要跟操作系统对接,这没有十年沉淀是做不来的。这块要有操作系统底层到芯片层以及IP的积累。买了IP却不能修改,就很难进入这个领域。而华澜微做得很早,桥接芯片也好,计算机接口也好,加密算法,压缩算法,不仅仅是一个硬盘或者接口,这完全是一个系统,等于一个服务器机框里的东西,剩下需要搞定的是CPU加上芯片,可以说华澜微是做火车头,这个火车头带着10个、20个甚至更多的硬盘,需要融合系统经验和芯片经验。
 
筚路蓝缕,以启存储
 
      做芯片,大家都说要坐十年冷板凳,华澜微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并创造了如此辉煌的战绩的?
 
      骆建军博士回应称,首先是从存储卡、U盘到桥接芯片、固态硬盘控制器、阵列芯片的一代代不断地技术突破和积累,从易到难,深入到每个应用中去,与客户深入沟通,切入技术应用深邃。正是这样刻苦攻坚,脚踏实地的奋斗精神,让华澜微在做存储时有更深的底气,坚持自己做IP模块,全部都是自己的原代码,不依赖国外IP ,为解决彻底国产化的问题而努力,这远比单纯做芯片要复杂的多,但带来的好处就是不再受制于人。
 
      华澜微副总裁,首席执行官COO周斌先生补充道,华澜微多年如一日对客户应用进行支持,对技术细节追求完美,这样才能够在与国际巨头的对抗中不落下风,并在细分市场的应用中居全球数一数二的市场地位。
 
      再来是对新技术、新标准的支持,华澜微工程人员虽然不多,但都是业内顶尖好手,在新的技术标准支持上一向不落下风。很多新的存储介质,华澜微都是勇于尝鲜的先行者,早在2015年,华澜微就开始支持了RRAM存储介质的应用,而在2018年,华澜微则是全球最早支持MRAM应用,并为此创新固态硬盘存储架构,在新的固态硬盘控制器中加入了支持MRAM存储介质的接口,将固态硬盘数据安全性和可靠性提高到了新的高度,在控制器设计中加入的更多硬件端对端校验设计,则会让存储可靠性达到目前所知固态硬盘设计的最高水平,在此前美国召开的全球闪存峰会上,华澜微和MRAM的提供厂商Everspin也发布了双方强强合作的新闻。
 
      最后是应用整合以及兼并突破,正如前文所提,华澜微在2015年低调整合了具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存储芯片国际厂商INITIO。 INITIO四年来国际市场几位不断上升,除了INITIO多年来市场积累因素外,华澜微在INITIO产品线的不断投入和技术攻坚,也是产品应用不断突破的重点,这次成功兼并为业内存储技术兼并提供了很好的示范作用。新的大数据存储阵列控制器上,华澜微提前布局,提前在关键IP、软件以及系统环境方面进行研发工作,为华澜微电子下一次的技术突破做好了关键技术积累,这也是未来华澜微十年企业级存储产品突破之路的重点。
 
十年磨一剑、硕果累累
 
      十年以来,华澜微一直稳扎稳打,从2009年中国团队设计出第一颗SATA控制芯片起,就在超越自我的路上不断前行,至今(2019)年已正好第十年。正是在这一年,华澜微又有了新的突破。在峰会上,骆建军博士宣布,华澜微已经成功开发了SAS-SATA控制器,这也是中国第一颗SAS控制器芯片,同时,骆建军博士也说道,目前INIC-6651(SATA-SATA Port-Multiplier)和INIC-7621、7641(SAS-SATA Port-Multiplier)已实现量产。另外,骆建军博士还透露,华澜微的PCIE-SAS/SATA RAID控制器和PCIE-PCIE Expander大数据阵列控制器芯片也正在研发中,这也标志着华澜微从存储控制器到存储阵列控制器的快速发展。
 
      不仅如此,华澜微还和国际大数据设备公司IBM联合,开发大数据存储阵列控制器芯片,据骆建军博士介绍,该项目投入预算达2000万美元,历时三年,公司已经顺利完成了2.4亿元人民币的融资,研发用于大数据,云存储系统的高端控制芯片,硬盘阵列,以实现进口替代。他说,华澜微团队进入闪存存储卡芯片设计的年代,还是胶卷照相机的流行的年代;华澜微研发u盘和固态硬盘的时候,磁盘正当其时;今天华澜微已经完成了固态硬盘芯片的产业化,开始进军硬盘阵列控制器,瞄准了高端、系统级芯片。华澜微的研发一直走在技术的最前沿,华澜微团队也一直耕耘在硅谷和台湾等技术高地,这一点也密切相关,因为集成电路产业是信息产业的“心脏“,决定了它是高度国际化的,单纯国内先进是不够的。
 
      正如骆建军博士所言,硬科技高端核心芯片的研发不是投入金钱就可以解决的,更多的是公司本身的技术积累。华澜微能够走到今天,和它不断完成技术的研发与积累是分不开的。国家强盛的科技硬核还需要千千万万个像华澜微这样的芯片硬科技芯片公司来打造。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efans.com/archives/122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